普鲁士本身即为目的

Etihw!!!!

【普加】高中生.3



今天下午艾米和我去看了校内的棒球赛,她不是拉拉队的成员,但这并不妨碍她为琼斯先生呐喊助威——“阿尔弗!给那个嚣张的家伙点教训!”
于是琼斯先生也看见了她,他朝她招招手:“嗨艾米丽!我们这边缺了一个垒手,要来吗?”
“是吗?!Heroine出场的时候到了!”
…几分钟后比赛开始了,我站在场地边看了一会儿,然后为艾米和琼斯先生的对手在胸口画了个十字。

比赛结果没什么悬念,毕竟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全校玩棒球玩得最好的老师,而艾米——她一定是玩得最好的学生。
现在胜利的一方在庆祝,艾米则已经拉着琼斯先生开始了一场属于他们两人的对决。我环顾四周,发现运动场上的人已经变得稀疏起来,唯独有一角仍被围得密不透风。那里是…足球社?我眯着眼睛,隐隐约约看得到在人群头顶上露出的一点球门的影子,和——一个突然间高高跃起的身影,我看到了他的头发和侧脸——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像是被什么蛊惑了般,我抬腿向那个方向迈去。

到了近前我才发现人确实很多,几乎把球门连带着球门前十几米的距离围得严严实实,只有在球门正后方的位置才看得到一点里面的场景。我只好绕到那里,隔着球网努力地试图看清他——他们——在做什么。
伴随着一阵突如其来的惊呼,面前的人墙毫无征兆地从中间裂开,接着我的视网膜被一个极速放大着的影子占据。我惊叫一声,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而那个带着摩西分红海般气势向我飞来的东西被球网一阻,虽然依然蹦跳着冲过来,但没有了一点威胁…一次精彩的射门,然后所有人的视线都跟着冲出球网的足球的轨迹汇聚到了我,一个被吓得尖叫起来的胆小女生身上。我的脸颊在发烫了,我为我刚刚的惊慌失措感到懊恼…
“嗨,玛格丽特!”就在我要像往常一样匆匆地从人们的关注下逃开的前一秒,一个声音止住了我的脚步。基尔伯特隔着球网在向我挥手,“帮我把球踢回来!”
“啊…好的!”足球刚好滚到我的脚边停下。我忘记了我正要做的事,只是弯下腰抱起足球向他走过去。脸颊又在发烫了,不过这是一种与刚刚截然不同的心情在起作用…
“Danke!下次用脚踢过来就行!”他接过球。
“不用谢…”我说,他对我露出一个灿烂得过分的笑容。

(他…永远能那么耀眼,仿佛置身于放大镜下阳光汇聚的那一点,随时都能燃烧起来。
或者,他本身就在发光。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