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士本身即为目的

Etihw!!!!

【普加】高中生.2


“梅格!这里!”一进学生餐厅我就看到艾米丽在朝我招手,显然她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我顶着无数道视线匆匆跑到我们的老位子坐下,“艾米,别那么大声啦。会吵到…”
“好啦,是我的错!”艾米冲我吐了吐舌头,她知道我对她一向没辙的。“倒是你今天怎么这么慢?对了,我给你带了perogies。”
“谢谢你艾米…”我看她一眼皱起眉,“你又在吃汉堡包!”
“给你排队买完perogies就没有别的剩下了。”她面不改色地吸了一口可乐。老天,我在心里叹息。如果将来需要减肥,我希望那时候她不要觉得太痛苦。
“别皱眉了梅格,我会每天跑步打棒球的。对了你还没回答我你今天为什么来晚了?”我的妹妹一眼看穿了我的担忧,而且并没有放弃纠结我来晚了的问题。我告诉她教务处的柯克兰先生请我帮他把一份教学规划交给…艾米迫不及待地打断了我,“等等,你说柯克兰!?亚瑟·柯克兰!天啊梅格你怎么不叫上我?”
“冷静点艾米,我不知道你喜欢他?我记得你是喜欢总和你一起打棒球的琼斯先生?”我有点惊慌和愧疚,我本可以带上我的妹妹、让她与她的偶像产生一段小小的邂逅的。
“我依然很喜欢阿尔弗雷德啦,可是亚瑟·柯克兰!Heroine在看到他徒手揍翻了闯进学校里的四个小混混之后就几乎爱上他了!”艾米显然仍沉浸在兴奋之中,我不得不狠下心打断了她的回忆。
“艾米,我想向你询问一个人…我记得腓特烈先生是你们班的法语老师?”带着糅杂了羞涩与好奇的微妙心情,我回想起在法文教师办公室里发生的事。那个帮助了我的德国男生——尽管他自称为普鲁士人——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一进办公室就径直朝着腓特烈先生走去。他们很快用德语交谈起来,而我冒昧地听到了一些零零散散的词汇。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基尔伯特确实说了“父亲”这个词,对着腓特烈先生,称呼他为“父亲”。——他们是父子?我知道不擅自打听别人的隐私是基本礼节,但是我…是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是啊,腓特烈·威廉,老弗里茨,虽然我不太喜欢法语,但人人都爱他。”艾米似乎没有察觉到什么端倪,这让我鼓起勇气问出了接下来的话:
“那么,他是不是有个儿子在我们学校?”
“当然!天啊梅格,你居然不知道?!”艾米一脸震惊地看着我,“他的两个儿子,一个是和我同班的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另一个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全校的大名人!社联主席和足球社社长!而且他和你一级,他也选了文科,不和你同班那就是在你隔壁,你在走廊里从来没遇见过他?”
我感到一阵阵眩晕。艾米,相信我,我现在的震惊绝对不比你少。我尝试着解释:“我…一般不怎么出教室,艾米,你知道的。基本没有人会注意到我。”
“好梅格,好姐姐,你不能整天闷在个教室里,那样就真成了书呆子啦。”艾米摇摇头,不满地看着我,“要不要和heroine一起跑步?”
“当然好,不过你可要跑慢点。”我冲她笑了笑,第一次,我无比清晰地觉得我应该走到教室外,试着认识更多的人,并让更多的人注意到我。
…毕竟,“我很出色”不是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