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士本身即为目的

Etihw!!!!

【普加】高中生.1



午休铃声刚刚响过,雀跃着涌出教室的学生们正在走廊里汇成一股不可抵抗的下行的人潮,这使我逆流而上的每一级台阶都异常艰难。可是如果不能在午餐前截住波诺弗瓦先生并把这份法语教学进度规划交给他的话,谁又能知道他下午会出现在哪位女老师的办公室里呢?
无论如何我是没法在上午之外的时间里找到他的。我小小的叹口气,抓紧右手边的栏杆企图稳住如同秋风中打着旋儿的落叶般的我的身体。
“请让一让…”
我轻声说,声音在迎面走来的学生们的嘈杂中转瞬即逝。似乎又没被注意到呢,我只得依靠自己的力量努力向上挤去。然而只走了几步,我就被从身旁匆匆经过的人撞到了肩膀。我愿意相信那位同学是无意的,但我依然不可控制地向后倒去——
——有人从背后扶住了我使我免于滚下楼梯。
谢天谢地!重新站稳之后我转过身想要向那个好心人道谢,可他似乎根本没有听我说话的意思,还趁着我侧身时迈开步子飞快地挤到了我的前面。
——然后他就那么挡在我身前,如同利剑般破开人流坚定地向上走去,又如同城墙体贴地给我留下了喘息的空间。
我把教学规划抱在胸前跟上他,仰起头看着他有些凌乱的银白色短发,看着他挽起的校服袖子下露出的白皙的小臂,看着他被衬衫勾勒出轮廓的细瘦却充满力量的腰。我跟在他身后享受着他带给我的一隅安宁,好奇着这个男生会有着怎样的一张脸。

直到我们终于踏上较为安静的办公区的走廊,我才有机会和这个热心肠的人说上一句感谢的话。
“谢谢你。”我诚恳地说。他回头看了我一眼,用目光表示他并没有听清我说了什么。而我一下子被那双眼睛吸引住了:红色的,像是秋日夕阳下燃烧的枫叶。这双眼睛生在任何一个人的脸上可能都会显得怪异,但是生在他深深的眼窝里,一点也不。
他从喉咙里咕哝着笑了一声,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我已经盯了他太久。天,我的脸颊发烫,不用看我都知道自己脸红了。
“我不敢相信你居然注意到我了,谢谢你。”我躲开他带着笑意的视线重复着…
“那是,我这么厉害!”他用一种出乎我意料的方式接受了我的谢意,并把这一切归功于他的“厉害”…而同样出乎意料的是我并不讨厌他的直接。我忍不住偏过头去微笑起来。
“而且你也和我一样出色!”他补充说。
这句话让我彻彻底底地愣住了。这只是一句客套话,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用烂了的恭维?还是说,他确实就是这么认为的?我诧异地向他看过去,结果对上一张神采飞扬的笑脸。——不管怎么,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对我说…
“我叫基尔伯特,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呢?”
好吧,看来他,基尔伯特根本没有在等我就他的“恭维”回应什么。我为自己先前的纠结感到滑稽。
“谢谢…我叫玛格丽特·威廉姆斯。”
我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可能就是在此刻,有什么在心底悄悄的生根发芽。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