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士本身即为目的

Etihw!!!!

脑子里的水盐平衡说歪就歪




"WHO is my client!"Sherlock咬牙切齿地重复。如果那个胖子再不把踩在他的床单——他的裤子——上的脚拿走,他就直接这么走出白金汉宫。谁怕谁。

“是我。”一个声音颇为无奈地插了进来。那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人,有着两道浓密的眉毛。他在几个人的视线投过来后做了个手势,“Harry,这里交给我就好,辛苦了。”

Harry向年轻人行了礼,很快地离开。

“我很抱歉,先生。”年轻人摆摆手表示不以为意。Mycroft则回过头再一次低声警告Sherlock穿上他的裤子。

五分钟后,四人衣著得体地坐在沙发上。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Arthur Kirkland,是英国的化身。我的存在是不列颠最高机密之一。”亚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在座的都是聪明人,关于身份的问题他把话说到这里就足够。

“然后,关于我的委托,”他放下茶杯微微坐正。

"I can't find Bluebell(蓝铃花) anywhere."







用我的脑子担保不会有后续。

评论(9)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