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士本身即为目的

Etihw!!!!


原来,有一位年轻的法国人,搭乘午班火车,于十二点二十分来到这里,他租下了一间靠海的房间:这说明他是相当阔绰的。可是,使他在人前产生好印象的不只是他的风度高雅,尤其还在于他的异常动人的俊美:一副略长的少女型的脸,热情的嘴唇上生着柔丝般晶莹的短髭,洁白的前额上摇曳着棕黄色轻柔的波形卷发,盈盈的双眼亲切妩人——处处都显得柔媚倩巧,丰姿楚楚,而又丝毫不矫揉造作。远远里乍一望见他,会使人联想到大时装店橱窗里昂然作态的玫瑰色蜡人,握着华贵的手杖,代表着理想的男性美。然而,近看之下却绝无半点浮薄气,因为(实属罕见!)他的可爱之处确是天然生成,恰像是从肌肤里面长出来的。打从我们面前经过时,他对大家逐一点头挨个问好,神情谦抑而又恳挚,他随处涌现的潇洒风度,每一回都表露得毫不勉强,教人看着着实愉快。






——节选自《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作者[奥]茨威格,译者纪琨

#然后↑这个法国男人就拐走了一位已婚妇女,啧我该说什么好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