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士本身即为目的

Etihw!!!!


“耀,你拿着吃的那是什么?”会议的间歇,弗朗西斯凑到自家恋人身边指了指他手里的东西。

“啊这个,是冰糖葫芦阿鲁,我家北方在冬天常吃的一种小玩意阿鲁。”王耀咬着一枚山楂含含糊糊地说。

“哦这样啊~是哥哥我从来没见过的食物呢~”弗朗西斯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忽然被什么吸引了注意。他伸手指了指,“耀,糖黏在头发上了哦。”

“哎呀又...总是这样我已经习惯了阿鲁,一会儿再去洗、诶,你!”

弗朗西斯细细舔净了纠缠在王耀发丝中的糖稀,看着恋人红得和山楂有一拼的脸,意犹未尽地对着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嗯,甜的。

评论(2)

热度(10)